怎样对待各个国家和民族之间的各种差异

来源:学生作业帮助网 编辑:作业帮 时间:2019/12/16 16:10:31
怎样对待各个国家和民族之间的各种差异怎样对待各个国家和民族之间的各种差异怎样对待各个国家和民族之间的各种差异其根本的问题就是文化(文明)上的差异正确态度:既要认同本民族文化,又要尊重其他民族文化,相互

怎样对待各个国家和民族之间的各种差异
怎样对待各个国家和民族之间的各种差异

怎样对待各个国家和民族之间的各种差异
其根本的问题就是文化(文明)上的差异 正确态度:既要认同本民族文化,又要尊重其他民族文化,相互借鉴,求同存异,尊重世界文化的多样性,共同促进人类文明繁荣进步. 第一:尊重文化多样性,首先要尊重自己民族的文化,培育好,发展好本民族文化. 第二:尊重文化多样性,还要尊重其他民族文化. 第三:必须要遵循国文化一律平等的原则.在文化交流中,要尊重差异,理解个性,和平相处,共同促进世界文化的繁荣. 这是政治课本上的. 文明的多样性,当然也就意味着差异.既有内容的差异,也有形式的差异,还会有发展水平的差异.正是有种种差异,才会有交流,才会有相互借鉴和相互学习.与此同时,这种差异,在一定条件下也难免不发生摩擦和冲突. 于是,这就提出了一个如何认识和对待世界文明多样性的问题,实际上,也就是处理各种文明相互关系的问题. 在几千年的人类文明发展史上,各种文明之间的关系曾经处于非常复杂的状态.很多文明都能够友好相处,平等交流,互相学习,自然交融.但也有一些,由于相互之间的差异,曾经对于国家、民族间的矛盾冲突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有的甚至打着文明的旗号进行对外扩张和侵略. 当今世界,文明的交流和发展越来越广泛和深入.各种文明的相互关系也出现了许多新的情况和特点.从主流的一面看,由于各国文化交流的扩大,交通和通讯工具的改进,信息传输的增大和快捷,各国文化互相学习、互相借鉴,出现了加速融合的趋势.世界文明的精华,不断扩展到全球的各个角落,为整个人类所共享.但从另一面看,世界不同文明的关系中也存在着一些不健康乃至很危险的倾向.某些发达国家,抱有根深蒂固的“西方文明优越论”,企图把少数国家与广大发展中国家的矛盾归结为优秀文明与落后文明的冲突,以此证明新霸权主义的合理性和必要性. 在这样的情况下,如何正确认识和对待世界文明的多样性,就有了更加重要和紧迫的意义. 关键是如何认识和对待世界文明的多样性 文明的多样性是一个客观的存在.正确处理不同文明之间的关系,关键是如何认识和对待这种多样性. 首先,对世界文明的多样性应该有一个科学的价值评价.世界文明的多样性不仅是一个客观存在的事实,而且是促进世界文明进步发展的一个积极和重要的因素. 比如,东方民族的许多重要发明,如阿拉伯数字、指南针、火 药和纸等,曾经给西方文明以决定性的影响.伊斯兰文明与西方长达数世纪的交流,给中世纪欧洲在数学、科学、医药和农业方面的发展打下了基础.到近现代,迅速崛起的西方文明给东方国家以很大影响,而东方文明也仍然以不同方式给西方以一定影响.例如,中医中药这一纯粹中国的东西,如今已受到西方许多人们的欢迎.人类文明,正是在这种多样性的交流、融汇中不断前进的.不同类型的文明,既有其独到的特征和表现形式,又有许多人类共同的东西.经过长期的交流,这类共同的成份越来越多,它们就构成人类文明的共同和基本的财富.如从哲学上看,佛教、基督教、印度教、伊斯兰教、犹太教、锡克教和道教等,都对人类与环境的关系、处理社会关系的准则、婚姻家庭的规范、生活的目标和意义等,提出了许多共同的观点,从而具有某些共同的价值. 因此,世界文明的总体内容和价值,既是由各种文明中的共同价值组成的,又是由不同文明色彩纷呈的多样性予以丰富、融汇、促进和发展的.人类文明是普遍性与多样性的统一.普遍性寓于多样性之中,多样性也离不开普遍性.在多样性中形成和融汇普遍性,这可以说是人类文明发展的一个基本规律.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多样性首先是一个积极的因素. 第二,要正确认识文明差异与国际冲突的关系. 不同类型的文明之间有差异,在一定条件下当然会发生摩擦和冲突,由此,也就可能构成近年来人们常说的“文明的冲突”.美国哈佛大学政治学教授塞缪尔·亨廷顿提出的“文明冲突论”认为,在冷战结束后的世界新形势下,国际冲突的根本原因将不再是意识形态或经济因素.人类的最大分歧和冲突的主导因素将是文化方面的差异.文明的冲突将主宰全球政治. 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提示了国际政治冲突中的文化因素和冷战后国际政治冲突的新特点,这对于我们全面分析国际关系中的复杂现象是有益的.但是亨廷顿并没有能揭示冷战后国际冲突的真实根源,进而,他也没有能正确阐明世界各种文明之间的相互关系. 文明类型之间冲突的深刻性、广泛性和持久性是不能低估的.历史上,人类各个部族、民族、国家、地区之间曾经发生过无数的战争和暴力冲突.如果从其社会历史根源来分析,往往有不同程度的文化冲突的因素在内.但是,纵观世界历史,严格来说,所谓文化或文明的冲突,只是造成某些战争或暴力冲突的背景之一,而这些战争或暴力冲突的最直接、最主要、最根本原因,还在于利益,在于经济利益或某种程度上国家、民族利益的矛盾,在于某些社会势力追求财富、土地、权力,扩张自身利益的贪欲. 比如,历史上发生的许多宗教战争,形式上是不同宗教或教派之间的冲突,文化冲突的色彩很浓,但究其实质,仍离不开物质利益. 近现代西方列强对亚非拉广大地区的殖民侵略,往往打着传播文明的旗号,但实际上谁都不难发现它们掠夺财富、抢占市场、剥削和奴役殖民地人民的真实目的.否则,为什么要杀戮那么多土著居民?为什么要将千百万黑人变为奴隶?为什么要向中国输出鸦片,甚至将人类文明的瑰宝圆明园付之一炬?这些强盗般的行径与“传播”文明有何共同之处? 战后几十年苏美之间的对抗,意识形态固然是一个重要原因,但意识形态的背后还是利益的争夺.美国积极推行遏制政策或“超越遏制”的政策,根本目的还是为了维护自己在世界上的霸主地位.持续多年的阿以冲突,固然是具有不同文化、宗教背景的民族之间的冲突,但其争夺的焦点之一,仍然是中东的土地、河流,各自国家的领土范围,特别是耶路撒冷的归属问题. 其实,人类历史上的各种暴力冲突,并不仅仅发生在不同文明类型的民族和国家之间,实际上还大量发生在相同文明类型的国家之间.几百年来,欧洲国家之间的战争频繁发生,但在某种程度上它们都具有共同的文化背景.欧洲君主们互相联姻,在外交文书上常以兄弟相称,但在战场上的厮杀却丝毫也不逊色.所以,亨廷顿也承认,以往的王侯相争、民族国家相争、与意识形态相争衍发的冲突,“大抵是西方文化的内部冲突.冷战如此,两次世界大战如此,较早的17、18乃至19世纪的战争皆如此.” 所以,文明的冲突并不是各种暴力冲突的根本和直接的原因,也不是不同文明相互关系的唯一方面.用“文明的冲突”来概括文明类型之间的全部关系并总结各种冲突的模式,是不全面的. 那么,在冷战结束以后,文明的冲突是否将取代政治冲突、经济冲突而成为国际政治的新的主要模式呢?这要作具体分析.应该承认,亨廷顿指出了今后世界冲突的一个重要的作用因素.这种不同文明类型价值观之间的摩擦会在深层次上制约着不同国家、民族、地区间的政治、经济、外交关系,由发达国家代表的西方文明将会依仗其经济优势不断侵蚀各种非西方文明.这种冲突构成国际政治中一种内在的应力结构,也构成非西方文明面临的一种现实的威胁.但是,文明的冲突一般均表现在不同生产方式,生活方式和思想方式的摩擦和碰撞中,它带有一种潜移默化的特点.如果说在世界政治事务中发生什么外部形式的冲突,那么,可以断言,其主要的原因仍然是基于现实的利益.亨廷顿所划的文化断层线内的各种冲突,可能具有更多的文化背景和“文明冲突”的色彩,这种背景和色彩将会使这些地区的冲突更加复杂、更难以解决.但归根结底,它们仍然不可能超越政治经济的现实利益而真的成为纯粹“文明的冲突”.只要现实的利益问题得以解决,一切文明或文化问题的雾纱都会消退. 第三,既要看到各种文明之间差异、矛盾、冲突的一面,更要看到统一、共存的一面,积极促进不同文明的交流. 在某些情况下发生的“文明的冲突”、或利益冲突背后潜藏的文化因素,虽然是客观存在,但都只是各种文明类型相互关系中的一个方面,而不是其全部方面.所以,我们既要看到各种文明之间差异、矛盾、冲突的一面,又要看到它们统一、共存的一面.总的来说,多样性的文明对世界文明的发展有着积极的作用.只要正确处理,它们并非不能和睦共存.如果只讲一面,不讲另一面,是不恰当的,也是不符合事实的. 由此,我们对待文明多样性的根本出发点,应该是促进各种文明的相互理解、相互尊重、相互学习、相互吸收,做到共同发展,共同繁荣,而不是有意无意地扩大各类文明之间的矛盾、冲突,甚至排斥、压制某一些文明的发展. 正确认识和对待世界文明的多样性,就要积极加强不同文明之间的学习和交流.强调多样性,要求尊重这种多样性,决不意味着世界上的各种文明都要把自己封闭起来.每种文明都要不断地与其他文明进行信息、能量、资源的流通和交换,才能始终保持旺盛的生命力,否则,就会自生自灭,走上衰退、消亡的道路. 所以,对外开放已是当今世界发展的共同趋势.每一种文明客观上都在加强与其他文明的交流,都在向其他文明学习,同时,也在不断抛弃自身落后于时代的东西.在这种过程中,不可避免地会出现不同文明的碰撞和冲突.西方文明对东方文明的影响和侵蚀也必然会加大.对此,我们应该有充分和清醒的认识.注意区分不同的情况采取不同的对策.对确实先进的文明,要大胆接受,对鱼龙混杂而来的糟粕,则要坚决抵制.既不可妄自尊大,也不可妄自菲薄. 第四,全面客观地看待东西方文明的差异和长短优劣. 当代西方文明,实力雄厚,影响巨大,有许多值得我们学习的东西.认真研究学习和借鉴其科学技术、管理方法、市场经济的规则和方法等等文明的精华,是我们当前突出的任务. 但另一方面,也应该注意,在世界各国走向现代化的过程中,西方文明并不是一种最健康、最完善、最积极、最有效的文明类型.相反,东方文明固然有其弱点,但在强调集体主义、互助互爱、情感、家庭、秩序等方面的价值、观念,却不断证明其不仅对于经济的现代化,而且对于人类社会的全面进步,特别是创造良好的生活质量、保持人与大自然的和谐平衡、维护社会各个层面的稳定等,都具有不可比拟的积极作用,而这些正是崇尚极端个人主义、自由主义的西方文明所缺乏的.所以,东方国家和民族应该有充分的自信力,相信自己的文明不会被西方同化,而只会在兼收并蓄、熔东西方文明精华于一炉之后,焕发出更大的光采,对现代化建设起更大的促进作用.